www.448.cc:寻亲 弟弟,今天你在哪儿“等着我”?

澳门金沙官网:换言之,数据量和算法的不断演进,二者之间其实是正循环的关系,建立闭环非常重要。

  因一说话就气喘,陆建德用笔与记者沟通

因一说话就气喘,陆建德用笔与记者沟通

寻亲名片

寻亲者:陆建德(72岁)

寻找对象:弟弟陆建忠(约62岁)

离散时间:1959年前后

离散地点:常熟市县南街菜场边

本报记者 叶永春

“家境贫穷、59年,县南街、菜场……”摊开一张笔记本稿纸,72岁的陆建德颤抖着手,一笔一划写了满满一页。他肺部有病,一说话就喘得厉害,这才以笔代口,将关键信息一一写了下来。接过稿纸,他儿子拨通了本报寻亲热线96466,将稿纸上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读给记者听。

陆建德要寻找的,是约59年前,在当时的常熟县南街一处菜场边“走丢”的亲弟弟陆建忠。他总觉得,自己的弟弟会在哪个地方一直等着他。

去舅舅家的路上,亲弟弟丢了

昨天上午,记者来到姑苏区城西教师新村,陆建德早已等候在小区门口,手里拿着一份4月17日的《姑苏晚报》,报纸翻开在A03版。他哆嗦着手,指着版面上《50多年前,妹妹被丢在轮船码头上》这篇报道说,“轮船码头”几个字让他心潮澎湃。因为,他舅舅当年就住在常熟的轮船码头边,而他的亲弟弟,是在去舅舅家的路上丢掉的。

陆建德1947年出生,今年72岁。他有一个妹妹叫陆惠琴,比他小3岁。最小的弟弟陆建忠,他没记错的话,应是1957年左右出生的。陆建德说,他们老家在常熟谢桥原粮管所仓库旁,家门口有一棵银杏树。在妹妹和弟弟出生前,他们一家搬去了常熟海虞

的肖桥村,在村里经营一家小酒馆。

陆建德说,应是在1958年,他妈妈带着他们兄妹三人回到谢桥。那时,他家已不开小酒馆了。他父亲因上过几年学,留在肖桥村负责看杂货店。他们兄妹三人跟着妈妈回到谢桥后,生活很困苦,经常需要亲戚的接济。

陆建德记得,大约是在1959年,有一天他妈妈带他和弟弟去舅舅家。三人坐着手摇船从谢桥出发,在常熟大东门登岸;然后,沿着县南街前往轮船码头边的舅舅家。在经过京门电影院西侧的菜市场时,他妈妈让弟弟坐在台阶上。

“妈妈说要去上厕所,让我看着弟弟,留下我和弟弟在菜场旁边等。”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让陆建德现在还感到愧疚。他看到菜场里有好玩的,就走开玩了一会。等回到台阶旁时,看到妈妈回来了,弟弟却不见了。

“不见了弟弟,妈妈哭了,我也哭了。”之后,他们在附近找了一会,就去了舅舅家。

常看寻亲节目,每次看都忍不住哭

陆建德说,到了舅舅家,他隐隐觉察到弟弟的走丢并非意外。

“舅舅没看到弟弟,就问怎么了,妈妈说了很多家里的事,说很难很苦。”陆建德还听妈妈说,在弟弟的口袋里塞了纸条,上面有弟弟的出生日期和名字。

弟弟“走丢”,妈妈当天就后悔了。在舅舅的带领下,他们赶去派出所,但弟弟再也没找回来。

陆建德说,后来,姑姑等亲戚上门做工作,他家的生活恢复了平静,但爸妈心里始终有个结。他父亲一直在杂货店做到退休才回家。他妈妈60多岁去世时,还念念不忘说对不起弟弟,心里非常难过,希望能把弟弟找回来。约5年后,他父亲临终前,也提到了要找弟弟。

找弟弟,是陆建德最大的心愿。无论是入伍当兵时,还是退伍后到苏州的轮船公司当水手、当门卫时,他都没有忘记找弟弟。

“倪萍主持的寻亲节目《等着我》,我每集都看,看一次就忍不住哭一次。”陆建德还关注各种寻人信息。但他年岁大了,活动圈子更小了,消息闭塞,感到很无助。

前天,他在小区传达室看报纸,看到《姑苏晚报》开通了寻亲热线,让他觉得寻找弟弟还有希望。他立即将自己的寻亲信息写在纸条上,等晚上儿子来吃饭时,将纸条交给儿子,关照儿子务必与寻亲热线联系。

昨天一早,他又去小区传达室看《姑苏晚报》,看到常熟许金兰寻找失散50多年的妹妹的报道,激动得将报纸借回家,翻了一遍又一遍。“我和她的情况一样,都在那个时候,家里很苦很苦;她妹妹丢掉的地方和我弟弟丢掉的地方又那么近。”陆建德说话很艰难,却坚持用笔与记者交流着。

陆建德最大的遗憾,是兄妹三人小时候都没有照片,他已想不起来弟弟的样子,但他愿意如那档寻人节目的名字一样,请弟弟“等着我”,因为,他从没有放弃,也不会放弃寻找他。

晚报寻亲热线:96466、18806200288“姑苏晚报96466”微信号:gswbsmjz

0
[责任编辑:张威]
声明:所有来源为“苏州日报”、“姑苏晚报”、“城市商报”、“城市早8点”和“苏州新闻网”的内容信息,未经本网许可,不得转载!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等信息,内容均来源于网络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。
关注我们
关注我们